今年 7 月的报道《从被悦刻“通配”到被悦刻超越,冰壳一手好牌是如何打烂的》中我们曾详细梳理了,作为最早一批换弹小烟品牌的冰壳,是如何一步步 flop 为了蜷缩于区域市场的小众品牌。当时我们曾有过结论,冰壳的现状很大程度源于其创始人钟总琢磨不透的性格。


最近格物消费从多个信源独家获悉,很长时间未曾有过大动作的冰壳前不久进行了裁员重组。此次裁员重组不仅涉及多个部门,甚至大量早期加入公司的员工也被纳入了裁员范畴。


冰壳的上一轮大面积组织架构调整还要追溯到 2018 年底。彼时,冰壳曾从外部引进了一批“懂资本、懂互联网”的空降兵,以应对当时换弹小烟市场的融资潮。但很快,由于与创始团队理念不合,空降部队很快出局。


由于创始人传统烟草背景,以及缺乏资本运作经验,冰壳由此开始全面收缩,仅在中东以及国内市场的西北和天津、新疆依然还能维持稳定出货,其自营门店销售占比甚至高达四成。


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此次裁员重组一方面发生得非常突然,没有经过任何提前知会便下达了裁员通知,不少员工都表示处于“诧异且懵懂”的状态,只能一边工作一边等待后续。


另一方面,此次裁员重组应该 谋划已久,知情人向我们透露,留下的员工大多“信心满满”,被裁员工则普遍发表了对公司负面评价,但他认为后者并未认识到自身问题所在。


而从更多细节来看,冰壳此次裁员优化或许并非单纯的财务压力。据知情人士向我们透露,此次裁员范围波及各个部门,但力度并非一视同仁。


其中客服部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这导致以往需由客服部门整理的市场反馈,直接打通到了对接供应链的产品部和销售部,使得后者承担了更大的工作量。


但负责供应链对接的知情人士透露,从目前的反馈来看这一措施或许利大于弊,此前的架构与业务并不匹配导致人浮于事,市场反馈需要冗长流程才能汇集到产品部门,导致了冰壳产品更新过于缓慢。而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隶属销售部门的知情人士的证实。


知情人士向我们分析,此次裁员重组或与冰壳下阶段产品路线有关。他表示,内部已经明确将寄希望于以细分产品领域弯道超车——先通过集合店渠道抓住细分领域的潜在用户,打响品牌之后再从专卖店发力。销售端为了配合这一路线,终于开始了实行区域经理制。


换言之,作为最早一批换弹小烟品牌,冰壳直到 2019 年 10 月,才开始真正实行已经成为行业标配的区域经理制。不难看出其此前业务规模之小,以及对于市场变化反应的迟缓。


至于此次裁员重组并增设区域经理的效果,知情人士仅仅给出了“目前广东地区发力比较凶猛”的回应。而提到下一阶段重点发力的市场,其给出的答案依然相对保守:“从天津发力,辐射北方市场”——而这正是冰壳此前便有一定出货量的代表性区域市场。


在本篇稿件发出前,格物消费也联系上了冰壳创始人钟云兆,其向我们证实的确证是从 9 月开始裁员重组。按照他的说法,裁员重组并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之后会引入更多新零售领域的人才提升冰壳拓客能力,但依然会延续此前的打透区域市场的再逐步扩张的小而精路线。


不难看出,相对于其他主流品牌,挥舞起裁员“大刀”的冰壳依然难言激进,只是相对于过去的保守终于开始主动寻求变化,如果你还有更多关于冰壳裁员重组的信息,不妨在留言区与我们互动,格物消费将继续对此时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