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多少年之后,2022年都会是国内电子烟行业最值得回看的一年。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国内电子烟行业可以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一系列法律法规先后发布并执行的大背景下,国内电子烟行业正式结束野蛮生长,生产、流通、销售各个环节全面进入合规时代。而这也势必意味着,那些一度甚嚣尘上的议题,有的终将走进历史,有的则先后成为常态。

临近2022年末,格物消费将通过“十大关键词”的方式,从产品、渠道、政策等多个维度对本年度进行梳理盘点,帮助大家对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有更加全面感知。本期为“产品篇”,如果有格物尚未覆盖的关键词,欢迎在留言区进行补充。

烟草味

《电子烟管理办法》和《电子烟》国标的先后发布,对国内可合规销售的电子烟口味进行了定义——烟草特征口味。这意味从2022年10月1日起,合规销售的电子烟都将通过烟草提取物呈现烟草风味,且修饰口味的添加物不得超出“101白名单”的范围。

经过与多位从业者对话我们了解到,现阶段对于“烟草特征风味”的定义用大白话来说就是,除了烟草味之外无法用语言清晰地描述出另一种具备诱导性的风味(这意味着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出现“巧克力烟草”“绿茶烟草”这类口味)。

这一方面意味着,国内与美国等市场一样采取了以口味禁令的方式保护未成年免受电子烟伤害;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电子烟在国内完全脱离娱乐消遣性质,而仅仅扮演帮助成年烟民替烟减害工具这一角色。

关联阅读:

《浅谈国标烟油中烟草提取物的开发和应用》

《对话云烁科技:新国标烟油谜题?从“食品标准”回归烟草标准》

《国标口味大分子油导致多家品牌切换供应商》

封闭式

《电子烟》国标中明确规定:“使用电子烟烟液的电子烟烟具和烟弹应具有封闭结构,防止人为填充。对于填充有电子烟烟液的电子烟或烟弹,视检确定能否外加物质”这意味着,即便一直小众群体使用,开放式可注油产品也在国内被定义为无法合规销售的非国标产品,同时,即便是预注油的封闭式产品,也不能通过擦边球方式预留任何可以通过注油进行重复试用的“后门”。

进一步展开来看,尽管DIY品类的雾化器、调压主机,以及此前在电商平台销售的空烟弹等产品本身并不含有烟油,但由于其满足“使用电子烟烟液的电子烟烟具和烟弹”这一定义,所以即便其以独立形式销售亦不符合国标规定。换句话说,综合上面提到的国标烟草口味,国内电子烟已经完全与“vaping文化”这小众标签剥离,仅以“烟草制品”这一角色存在。

关联阅读:

《电子烟国标正式版发布!10月1日实施(附全文+划重点)

可变功率

可变功率并非国标时代诞生的全新功能,但在国标产品正式上线之前,不少从业者便有了这样的疑问:国标对于尼古丁含量、雾化温度、雾化量有着极

严格的审核标准,此前的各种“澎湃模式”“狂暴模式”是否还能继续存在。

以目前的产品上线情况而言,可变功率不仅能够继续存在,且依然被不少品牌采用。比如悦刻、小野、KAX等品牌有支持手动调整的产品上线,部分产品则是通过内置芯片实现温控曲线自动调整,

这意味着,相关技术已经完全能支撑产品既能实现多档功率调整,也满足国标相关规定。而另一方面,这也成为了品牌保证在尼古丁限制在2%以下的产品体验,实现不同价格段产品功能差异化的一项重要手段

大口数换弹

大口数换弹这一品类的诞生源于多方面原因。一来,陶瓷芯基础技术的不断升级迭代,使得陶瓷芯耐久性相较于此前有极大提升,以往认知中存在的陶瓷芯烟弹的“容量天花板”已经被击穿;二来,消费税开征,电子烟价格迎来全面上涨,店主需要增加毛利空间更宽松的产品。两方面因素的合力之下,大口数换弹产品引起了众多店主的关注。

目前看来,大口数换弹至少是解决思路之一。众所周知在烟弹的成本结构中,烟油的占比并不高,雾化芯占到了较高的成本比重。如果以更高的烟油容量搭配长寿命雾化芯,意味着平摊到每一口的成本将极大地下降,进而以此降低总体开销。从目前已上线产品来看已有雪加采取这一路线,排除之后还会有类似解决方案的产品上线。

关联阅读:

《国标出现大口数换弹产品》

通配

通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伴随着非议。有的论调从商业出发,认为其“搭便车”“挖墙脚”“伤害其他品牌利益”;有的则部分由中小工厂生产,在品质与安全方面存在隐患可能损害消费者利益。但也有看法认为其避免了“重复制造轮子”,有利于更多行业创新投入流向基础技术研究、用户体验提升等更有利于提升整体创新水平的领域。

而具备通配国标产品的上线平台,已经给这一多年来的争议话题盖棺定论:作为行业概念而非国家标准的接口已经与产品品质参考标准完全脱钩,在电子烟国标、产品评审的严格执行的保驾护航之下,消费者可以放心选购通过权威机构审评的通配,以此获得更为灵活的产品选择空间,降低开销的同时避免了资源浪费。

关联阅读:

《合规时代,再论通配能否上平台无疑因小失大》

《通配经济学:接口不是核心竞争力,不能让消费者买单》

《重磅!行业首份权威消费者通配市场调研:近85%会考虑新国标通配》

大口数一次性

对于国内市场而言,一次性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几乎一直作为配角存在。而在进入2022年后,一次性产品以大口数作为切入点短时间内异军突起。起势的原因很简单:一来,彼时“不得排他性经营”原则明确,大口数一次性引入门槛低优点凸显;二来,伴随非国标产品行情逐渐走俏,大口数一次性毛利空间更灵活;当然,相对于换弹而言,消费者日常开销也会更低。

而也是由于上面提到的特点,起势于过渡期的大口数一次性在进入全面合规时代后并没有完全绝迹,而是成为了违规销售的非国标产品的绝对主力。XX杯、XX罐成为了媒体报道各地打击不合规经营时的高频词,引起社会舆论关注。

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口数一次性类本身存在问题,目前平台也已上线通过国标审评的烟草味产品,其于便捷性、成本方面的独特优势或将使其在电子烟全面开征消费税,产品价格全面上涨的下一阶段,成为更多企业布局的品类。

关联阅读:

《国标如何重塑和推动一次性产品》

口味棒

作为一种“物理外挂”,口味棒这一产品的诞生与国标烟草口味的确定息息相关,其大规模涌现于今年8月过渡期即将结束前——通过爆珠、植物颗粒等介质,对于国标产品的烟草味烟雾进行过滤与增味,使其更容易被习惯于非国标产品的消费者所接受。据格物不完全统计,口味棒走红初期曾出现一周内出现不少于10个品牌的“盛况”。

围绕口味棒合规性的争议,至今为止仍然没有定论。有观点认为,其最需要规避的在与不得使用专卖法所监管的原料与机械进行生产(目前所知绝大部分都能完全不使用)。另有观点则认为,由于其在烟草味烟雾中新增了更多风味物质,所以满足电子烟国标中对于“雾化物”的定义,所以其添加物也不得超出“101白名单”。

关联阅读:

《口味棒市场走俏,专家:是否归为类烟产品是关键》

草本雾化(零尼古丁)

与口味棒一样,草本雾化也很大程度上属于“政策导向”的产品。在明确烟草味的口味红线之后,草本雾化赛道一夜之间涌入了大量电子烟企业。一方面,“雾化+大健康”的确是一直被寄予希望的发展方向;另一方面,彼时的确尚未明确“0尼古丁产品是否纳入电子烟监管范围”,不少从业者将其视为承接“口味上瘾”的电子烟消费者的下一个增长点。

但随后的2022年4月15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官网发布的对于有关问题解答中明确不含烟碱的电子烟纳入电子烟定义范围,不得进入市场销售,这一赛道一夜之间归于沉寂。而这也意味着:任何试图通过不加尼古丁打口味电子烟擦边球的路径被堵死。不排除未来可能仍有基于电子雾化原理的产品面世,但可以肯定其产品形态、使用方式与体验、合规方式与电子烟天差地别。

固态电子烟

固态电子烟(也被称为低温本草、加热本草)的诞生更像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一方面,海外烟草企业多年来在加热不燃烧领域建立了深厚的专利壁垒,国内民营公司不得不通过大量自研进行突围;另一方面,国内尚未放开加热卷烟,相关企业势必需要在烟支原料方面避免采用烟草成分——由此诞生了“非烟草植物颗粒+尼古丁盐”的方案,以此面向加热不燃烧潜在消费者。

这一品类一度被认为存在合规的可能性,源于在《电子烟》国标中针对“雾化物”的描述中存在“固态雾化物”部分,且已有多个以雾化为主力的品牌已经布局这一品类。但在今年6月2日发布的《电子烟行政许可和产品技术审评有关问题的解答》中明确指出:“固态电子烟”属于加热卷烟,任何市场主体不得非法经营加热卷烟,固态电子烟由此退出国内电子烟市场。

关联阅读:

《国家烟草专卖局官网:固态电子烟属加热卷烟》

槟榔口香糖

之所以将槟榔口香糖纳入讨论,源于其一度也被视为电子烟门店可扩充的品类之一。不仅有多个电子烟相关企业布局新品牌进行发力,更有不少槟榔口香糖创业品牌将电子烟门店作为渠道建设重点之一。相关企业与部分从业者看好这一品类的原因在于两方面:其一,因为有效成分提取自槟榔,有成为成瘾性消费的潜质;其二,比直接嚼槟榔对口腔伤害更小,存在减害价值。

但槟榔消费本身存在较强的地域性,需要较长时间的用户教育;且随着槟榔不再作为食品管理等相关监管措施,以及槟榔与海南、湖南相关的产业政策,槟榔口香糖这一品类进入了自身的调整期,槟榔口香糖在电子烟零售渠道的营销逐渐归于理性。

关联阅读:

《跑步进场,多方角力,为什么槟榔口香糖突然就火起来了?》

《X当家的槟榔口香糖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槟榔口香糖市场观察系列:“非电子烟系”品牌机会来了》

以上为格物梳理的2022年电子烟行业产品层面的十大关键词,如果您认为还有更多在今年不能错过的产品层面的关键词,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接下来我们将继续更新维度的年度盘点,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