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据外媒报道,一百名减少烟草危害(THR)专家发表了一封联合信函,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在烟草科学和政策方面的做法提出了挑战。

该小组敦促《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九届缔约方大会(COP-9)的成员鼓励世卫组织支持并推动将减少烟草危害纳入其监管建议。 无烟尼古丁产品为减少吸烟带来的危害提供了一条有希望的途径。

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无烟产品比香烟的危害小得多,它们可以在个人和人口层面取代吸烟。

信中写道。“令人遗憾的是,世卫组织一直对烟草市场从高风险产品转变为低风险产品的潜力不屑一顾。世卫组织拒绝了一项可以避免数百万人因吸烟而死亡的公共卫生战略。” 这封信已于10月18日发表,并将寄给第九次缔约方会议的代表们。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世卫组织非传染性疾病监测司前司长露丝·博尼塔(Ruth Bonita)和世卫组织慢性病预防和健康促进司前司长罗伯特·比格霍尔(Robert Beaglehole)表示,他们对世卫组织对电子烟等尼古丁减少危害产品的“不合逻辑和反常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

声明中说:“全球烟草控制的一项关键挑战是帮助吸烟者从燃烧烟草产品过渡到危害小得多的产品,这些产品能提供尼古丁,而不会产生有毒烟雾。”

“世卫组织继续无视有关这些产品价值的大量证据,正在使数百万吸烟者遭受可预防疾病和过早死亡。” 这封信接着就当前电子烟的监管环境提出了7点意见,比如电子烟在THR中的价值,以及糟糕的监管政策带来的意外后果。

作者接着提出了六条建议供世界卫生组织考虑:  将减少烟草危害纳入全球战略,以实现健康方面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特别是关于非传染性疾病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坚持世卫组织的任何政策分析都应适当评估对吸烟者或准吸烟者(包括青少年)的好处,以及对这些产品使用者和非使用者的风险。

要求任何政策建议,特别是禁令,反映意外后果的风险,包括吸烟和其他不良反应的潜在增加。适当适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5.3条,以解决真正的烟草业不当行为,但不应为具有公共健康益处的降低风险产品制造适得其反的障碍,或防止严格根据行业数据的科学价值进行关键评估。 

使《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谈判对持减少危害观点的利益攸关方更加开放,包括消费者、公共卫生专家和一些具有传统烟草控制界所不具备的重要专业知识的企业。启动对世卫组织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可持续发展目标背景下的烟草政策做法进行独立审查。

这种审查可以涉及科学的解释和使用、政策建议的质量、利益攸关方的参与以及问责和治理。为评估COVID-19大流行应对措施而发起的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IPPPR)提供了这样一个模式。

在另一份声明中,加拿大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卫生法律、政策和伦理中心(Centre for Health law, Policy and Ethics)顾问委员会主席、法学兼职教授戴维·斯维诺(David Sweanor)说,有效的公共卫生努力需要以科学、理性和人文主义为基础。

相反,他指出,世界卫生组织在处理尼古丁问题时,将自己与这三家公司保持一致。 “结果是,将尼古丁使用与吸入烟雾分离开来,这是改善全球健康的最大机会之一,但这一机会却被浪费了。

全球对卫生当局,尤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信任,从未如此重要。”然而,世卫组织在尼古丁问题上抛弃了科学、理性和人文主义,转而明显地追求外部资助者的道德禁欲议程。这是一场公共卫生悲剧,引发了数十亿烟民不必要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