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抽烟的女性站在你面前,你会想什么? 

优雅?性感?神秘?

抑或是——

不雅?坏女孩?离经叛道?

 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职场,承受着社会与家庭双重压力的女性对解压品需求逐渐增加。在香烟中释放压力,寻求片刻的放松与解脱成为女性的选择之一。

2015年,中国城市局面调查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整体吸烟率下降,而女性烟民吸烟率近年来则一直上升,女性烟民数量增多。截止2015年,中国女性烟民有1400万,排名世界第二。

 尽管吸烟群体庞大,在接受社会的审视目光时,女性抽烟在很多时候仍然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越轨行为。你抽烟,那你就是坏女孩。而所谓的“美人啖烟”似乎更多地存在于影视与文艺作品中。

 

抽烟——“男人的事”

 抽烟一度被看作是“男人的事”,是他们娱乐与交际的特权,而女性吸烟则是不道德的堕落的禁忌行为。20世纪之后,女性才拥有和男性一样公开享受吸烟乐趣的权利。               

在16世纪的法国与17世纪的荷兰,女性只能将烟草作为药物来使用,通过烟草来娱乐和放松是不被许可的。 

在20世纪初,美国制定了相关法律禁止女性吸烟。1904年,珍妮·拉舍(Jennie Lasher)因在其孩子面前抽烟而获罪,被判处30天监禁。1908年,纽约市颁布一条禁止女性在公共场合吸烟的法律;1921年女性再次被禁止在哥伦比亚特区吸烟。 

直到19世纪后半叶,随着女性运动的兴起,香烟成为“自由的火炬”被运动者们高举,女性开始寻求自由选择吸烟与否的权利。“女权运动就这样以卧室为起点,以香烟为信号,不可遏止地爆发了。”

女烟民更有可能选择危害更小的电子烟-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一场关于“男人的事”与“女人的事”的性别角力由此展开。 

抽烟——“女人的姿态” 

张爱玲曾说,“抽烟对女人来说是一种姿态”。

 尽管很多人认为,烟草公司所高喊的"点燃自由火炬,挑战性别禁忌”(Lucky Strike宣传语)口号之目的在于将女性收编入消费主义的陷阱。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广告语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会对女性抽烟的看法,曾经与女性抽烟形象所勾连的“堕落”、“不道德”等符号开始消解。女人吸烟成为挑战社会规范的解放运动,成为一场对男权凝视的反叛。 

于是,女人抽烟的形象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影视与文艺作品中,香烟成为展现女性独特魅力、塑造其独立反叛的性格,表达复杂情感等的道具。女人抽烟成为了一种“影视美学”。      

除此之外,为更好地贴合女性的需求,烟草公司开始为女性量身定制女士香烟。外观更加纤细,更为精巧;口味相对于一般卷烟而言更加清淡和柔和,走低焦油路线,而且有多种水果口味;包装采用鲜艳色彩,时尚活泼。 

然而,女士香烟在口感上贴合女性的同时,也将男性烟民与女性烟民更加泾渭分明地划分开了,甚至有些人认为女士香烟不该被称作烟。 

电子烟——中性的消费品 

而电子烟似乎自带改变这两难局面的天然属性。电子烟生而弥合了男女之间的性别沟壑,成为了一种“中性消费品”。抽烟不再区分“男人的事”和“女人的事”,抽烟就是抽烟。 

从口感上来说,尼古丁盐的应用使自由基尼古丁穿透力更强的同时,不会过度刺激喉咙,口感相对于传统卷烟更加温和,另外,通过加热使烟油雾化的处理方式也使抽烟的门槛降低。这对于男女消费者而言,都是一样的。而小巧精致的体积和鲜艳多彩的外观让电子烟充满时尚元素;丰富多样的口味使所有消费者共同都有了更多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香烟作为一种符号,有着从长久历史沿袭而来的性别差异印记。正如前文提到的,吸烟的女性尽管在艺术作品中风情万种,魅力迷人,在社会现实中依然残留着对她们的刻板印象。 

但作为一种新兴产品,电子烟身上不存在性别刻板印象的烙印。作为传统卷烟的替代品,电子烟的适用人群不强调性别的差异。只要你曾经吸烟,就可以通过电子烟的方式来戒烟。 

而电子烟的戒烟效果也有目共睹,英国NIHR通过地近900名参与者竞选临床试验后发现,电子烟的戒烟效果是尼古丁疗法的两倍。伦敦大学学院一项研究结果也表明,电子烟一年内帮助英国5-7万名吸烟者戒烟。 

广泛的女性市场潜力 

女性被公认为消费的主力军,但是在烟草产品的消费中,由于性别鸿沟等各种原因,女性被边缘化了。 

2019年的一项报告指出,仅有37.7%的女性听说过电子烟。当然这与男女抽烟人数的比例有关,但是同时也说明在女性市场电子烟的普及率并不高。 

另外,前瞻网发布的一份健康意识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健康类应用女性用户比重高于男性用户,并且女性用户比重逐年增长。截止2020年4月,女性用户比重高达60%。这说明,女性的健康意识普遍高于男性。

女烟民更有可能选择危害更小的电子烟-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也就是说,女性更有可能出于戒烟的目的放弃传统卷烟,投向危害大大小于香烟的电子烟。某电子烟品牌曾通过对线下门店消费记录的分析得出,仅占“4.1%烟民群体的女性,却达到该品牌用户群体的31.6%。” 

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女性市场像是还没有被开辟的新疆域,未来将存在可观的增量。 

参考文献 

靳雯. 《“性”的身份证:香烟里的女权运动》.  《齐鲁周刊》

漠北. 《女性香烟史——另一束自由的火把》

朱大可. 《“荡妇”麦当娜和香烟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