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即将退场的一号机,格物近期已经发布多篇报道。在《广西一号机员工疑似诈骗全记录,特殊时期建议谨慎交易》这篇报道中,格物报道了桂林一号机员工利用职务之便主导的百万骗局,它反映了一号机的区域性混乱。

《一个时代的结束?一号机即将退场》中,格物独家获悉,一号机现已取消四月考核,并确定于五月初结束国内电子烟经销业务,与此同时,广西、浙江、福建等多个省份均出现一号机裁撤相关运营人员的现象。

除此之外,格物还曾发布《一号机转型:低度酒、牙刷、茶饮》。根据公开流出的海报,一号机拟与梅见等低度酒品牌,茶小开等茶饮品牌以及生活健康品牌合作,以此扩充电子烟门店的品类。

而近日,多位一号机前员工和不同区域的店主,向格物就某区域一号机的强制退款、APP崩溃、仅支付底薪暴力裁员、以及品质青年利润微薄这几件事透露了相关信息。此前的局部问题,似乎已经全面扩散。

强制退款

2022年4月4日,格物接到河南多位悦刻店主的爆料,河南某市的一号机,在店主未申请闭店的情况下,正强制要求店主在一号机APP退款,且折让金额不予退还。而在此之前,该地区就因为转为直供,而遭到一号机的特殊对待。

强制退款,APP崩溃,裁员转型,一号机摇摇欲坠-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根据数位店主的共同说法,当地一号机对门店的区别对待,主要体现在以下层面:


热销口味不给货,按照要求下单,搭配下货,直接拒单,或者直接发搭配的产品,而将烟弹扣除;热销口味配额不给,直接拒单;未下单产品,被私自录入 dms,且显示自提,或者下货与录入的dms不符,dms里多出热销口味,实际未收到多出的货,dms多出的货品不知去向。


根据一位店主的说法,自己此前接到了一号机预分货的通知,找到工作人员确认是否可以批货,得到肯定答复后,随即付了款。没想到付款之后被拒绝下货。之后他又被要求搭配提取充电仓、烟杆,但在他接受配比之后,仍然无法提货。过去一个月,他有十几次提货申请被拒。


另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过去一段时间,该地都没有得到正常供货,而外地店主却可以从他们那里的一号机提货,一号机似乎有高价倒货的嫌疑。


目前,店主正利用悦刻官方和一号机APP等渠道进行投诉,不过尚未收到该地一号机的明确反馈。不仅如此,一位店主告诉格物,事发之后,他试图联系一号机的工作人员,发现除了一位业务员,其他员工已经将其删除。与此同时,他找到了悦刻,得到了三天内给出反馈的答复。

强制退款,APP崩溃,裁员转型,一号机摇摇欲坠-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除了河南,在云南的一号机店主群,近日也爆发了激烈的争执。根据多位店主在群里的说法,当地的一号机,似乎也存在“专卖店无法正常提货,经销商抬价出货,且不给店主退钱”的情况,尽管工作人员回复“钱下个月统一处理”,但显然不能服众。


除此之外,在4月4日这天,很多店主反映无法正常登录1号机APP进行提货,不过根据格物在多个社群的观察,一号机APP并未崩溃,部分店主仍然能提货成功。相关人士推测或因为全国总仓放货大量访问导致,也可能是河南事件爆出后,同时登陆APP,造成了挤兑。

强制退款,APP崩溃,裁员转型,一号机摇摇欲坠-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广西一号机员工疑似诈骗全记录,特殊时期建议谨慎交易》这篇报道中,一位接近广西一号机的知情人士告诉格物,广西一号机团队在年后出现了包括运营、城市经理、区域负责人在内的大面积离职的情况,而且一号机方面似乎有主动优化团队的意向。


此次相关人士告诉格物,一号机当前已经进入大面积裁员的情况。“一号机目前所有区域经理都已经被辞退,所剩不多的运营,在监管正式落地时应该都会被优化掉。”


另一位此前离职的一号机员工透露的信息更为具体,“目前某座城市的群都已经解散了,一号机现在只在当地保留了文员和物流两个岗位。”


疫情冲击、行业下行再加上一号机迫切的转型需求,裁员并不让人意外。不过根据多位知情人士的说法,一号机可能并没有做好离职员工的善后。


“区域经理被裁事发突然,几乎出乎所有员工的意料。更关键的是,目前被裁掉的员工,公司方面已经明确表示不会给n+1的赔偿,只让继续打卡一个月,然后签离职协议,获得当月的底薪补偿。所以我自己觉得,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可能会爆发此起彼伏的赔偿官司。”


“运营还能再挺一个月,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用上班了,每天打卡就可以,月底直接拿底薪走人, 应该不会给赔偿,也不会跟客户说情况,怕造成恐慌,大量客户找他们退余额。”


还有一位相关人士对一号机的薪酬和奖励制度进行了吐槽,“好多人薪资也就5K左右,不比看店小妹高多少,而且没有销售提成,很多内陆城市如东北和西南薪资更低。年终奖就是高层的狂欢,各种领导上台领奖加演讲,把自己感动得泪流满面。一线员工当个看客,不痛不痒。“

转型失利

根据一号机的转型计划,一号机拟与梅见、贝瑞甜心等低度酒品牌,茶小开以及一号机运营的SKG一类的生活健康品牌合作,打造“新青年”烟酒茶集合店和“新生活”健康生活集合店。

强制退款,APP崩溃,裁员转型,一号机摇摇欲坠-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一号机转型需要面临的阵痛,格物此前已经有过报道。不过在和多位相关人员交流之后,又获取了一些其他信息。


“一号机所谓的品质青年, 其实是拿悦刻的资源去清茶小开的货,最后割一波韭菜。品质青年这个项目,一号机之前就在做,而且也有经销模式,目前之所以引进其他品类,是因为自身的项目缺少吸引力,想通过丰富品类的形式继续割韭菜。”


所谓自身项目,应该指茶小开,而另一位一号机前员工同样透露了一些关于茶小开的内幕。“一号机一直就有搭配出货的习惯,比如销量欠佳的阿尔法、灵点的杆子烟弹,大小充电盒,对了,还有他们的茶小开,也会要求核心用户提货。”


茶小开自身的出货量都难以保障,显然难以支撑品质青年的业绩,那么引入低度酒和SKG等健康概念的产品之后,这种复合品类的模式玩得转吗?多位知情人士给出了悲观的答案。


“一号机作为国代,其实下面有大量相关品牌。而且之前他们尝试过一号优品这个项目,和品质青年很像,开了几家自营店,业绩都比较惨淡。品质青年也不是新鲜玩意,之前就有,但基本只能绑定部分核心客户,乏人问津。"


另外一位相关人士则直指品质青年定位的尴尬。”品质青年的东西我们先不说好不好,但是在哪里安置这种店铺呢,开街边店的话,客流量能撑起门店业绩吗,开在商场的话,电子烟能不能继续卖是一回事,另一方面,现有的品类,能保证覆盖高昂的成本吗?"


另一位对品质青年业绩情况较为了解的知情人士,则认为一号机有夸大利润的嫌疑。"他们做的东西,本质上都是网红产品,而网红产品最大的特点就是利润低,比如SKG,拼多多的零售价,基本就是他们的批发价,商家卖没赚头,买家买没意思。”


“我对这个项目有了解,SKG专卖店,都是靠厂家补贴才能生存的。实销效果比较差。至于那个电动牙刷,去年4月份就基本谈好合作了,一直到现在才推。”


从品质青年的海报可以看出,电子烟仍居首位,似乎希望依靠电子烟为门店引流,通过它的连带效应推动顾客消费其他产品,提高整体坪效。但除了电子烟风味受限的因素,另有知情人士认为,“电子烟本质上是一门会员生意,进店客户一定小于非进店客户,引流模式是伪命题。”

强制退款,APP崩溃,裁员转型,一号机摇摇欲坠-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我不想彻底否定一号机的成功,但我认为一号机太高估自己和悦刻的成功合作,现在他们想要照搬悦刻的模式,来做其他项目。选址,选品,人员架构,都是笑话,不过他们可能也无所谓,反正亏的不是他们自己的钱。”


“我和一号机一起走了很多的路,一号机的企业文化就是以厂家满意度为基准。所以他们的PPT做的很好,一线人员却跑断腿,一线门店也比较挣扎。漠视客户,也许是他们走到今天这步的主因。”一位一号机前员工,略显哀婉地向格物表示。


从多方信息来看,一号机已经步入提前退场的节奏,但过快的动作,可能让他们在安置内部员工和外部客户上出现了瑕疵。格物将继续关注一号机的动态,为各位带来一手报道。


另外,如果有更多关于一号机的动向,欢迎各位在留言区与我们和大家分享,特殊时期,希望大家都能平稳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