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最前线。

近日,在格物消费的文章《行业回暖?店主:总不能偏偏我这个省不回暖吧?》评论区,许多网友纷纷吐槽所谓的电子烟行业“回暖”是个笑话,甚至有网友直言“别说起色了,这个月到现在连电费钱都没赚出来,天一冷街上的人都少,一个礼拜没开张了”……


由此可见,在大多数店主看来,现在说行业回暖还为时尚早,整个行业仍处于“共克时艰”的状态。那在行业不景气的现状下,如果不想躺平,要靠什么给自己的电子烟事业续命?


格物最近认识了一位县城店主陈哥,他维持门店的方式是:晚上出去卖烧烤。

跟着老婆回老家,想干一番事业

陈哥开店的地方,在四川南部的一个小县城。据资料显示,这个县人口总数大概在30万左右,县城城区内常住人口约为五万人,有四家电子烟店,陈哥就是其中一家店的店主。


谈到开电子烟店的原因,陈哥的回答让人颇感温暖“我打工的时候认识我老婆的嘛,就跟她回了这边。我原来在烧烤店干,黑白颠倒的,回来了就不想让她跟到我吃这个苦”,“然后去了解创业项目的时候,我现在这个代理就找到我,说这个有前景,我就做了”。


“我还是对比过几个牌子的,他当时介绍说这个牌子是行业第二还是啥子的,我问了懂的朋友,说确实是,然后我就做了”陈哥表示,他在入行前,自认为也是做了一番了解的。


于是,在2019年10月,陈哥的电子烟店,也是这个县城第二家电子烟店,正式宣告开业了。


”我这个门市就在这边这个职校旁边的路口上嘛,当时觉得靠到职校肯定卖得好“谈到选址,陈哥表示自己最主要的考量是吸引年轻烟民来购买,故选了一个年轻消费者活动较为密集的地方,但陈哥也表示,这个地方也离城里的主要商圈较远。


而刚开业两个月的生意也确实印证了陈哥的的判断——来买电子烟的年轻烟民络绎不绝,“第一二个月,一共卖了差不多五六万的货”,陈哥表示,这个数在当地还是颇为可观的。

我在县城卖电子烟:为了给门店续命,我晚上去卖烧烤-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就在陈哥刚开心了没几个月,疫情来了,陈哥的店一关就是小半年“我是四月底开门的,之前进的烟弹那些有好些过期了,当时散了好一堆货出去,主要是烟弹。我们也是盯到学生返校了才开门”。


长时间的闭店,给陈哥的库存造成了极大压力,让他不得不向贩子抛售尾货,这其实也和现在部分店主面临的困境类似——经营状况不好、盲目进了太多货、部分产品滞销等种种因素造成库存积压,抛售尾货成为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


从这个角度来看,市面上尾货流通的数量与价格,也能一定程度反映市场一线店主的经营大环境。


但让陈哥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店给他带来的烦恼才只是开始。

我在县城卖电子烟:为了给门店续命,我晚上去卖烧烤-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去年七月份开始,有好些职校的娃儿拿起烟杆来找我换货,说在我这买的烂了。当时我没太注意登记那些,就信了,也都给换了,但返到公司才晓得净是些崴货(方言:假货)”据陈哥事后统计,一共损失了二十多根烟杆。


“后来又来一个小娃儿,伙起三五个人说要过来买我的店子,出12万,喊我带货一起给他”,“价钱是还可以,但我肯定不干撒,打整(经营)了那么久,是有我的心血的嘛”,陈哥对突如其来的收购表示了拒绝,但没想到这伙人并未放弃。


“又说他们那个哥是混南门那边的,给我13万,不卖的话就不准我做生意这种意思” “后来又说要找CG的哪个老辈子来查我,喊我赶点把铺子转给他”陈哥表示,小混混屡次三番的骚扰让他不厌其烦,最后也是找了“SH上的关系”才平了这件事。


不仅是陈哥,许多在小城市开店的店主也因为各种各样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增加了许多隐性经营成本,而疲于应付小城市的“各种关系”,也是导致许多小城市电子烟店主经营困难的原因之一。

靠卖烧烤勉力维持,等待行业春天

陈哥表示,真正的困难是从今年开始的。


“三四月份的时候,我就听说职校有学生自己卖和我一样品牌的电子烟,你说他卖假货还好,但是人家卖得是真的,还比我们专卖店便宜”,不仅是同品牌微商的价格战,陈哥表示,威胁还来自于各种廉价套装。


“我们这个牌子说白了就是卖个颜色,卖个花样,两百多对职校读书的来说还是不少”“人家学生些自己卖的三四十的套装,还有五十多的一杆六弹,我们拿啥子跟人家打?”陈哥坦言,在各种品牌的低价套装轰炸面前,自己品牌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优势。


“我们当时选址也主要是考虑职校学生消费,这边离城里的广场远,职校的不出来买,那生意受影响就很凶(严重)”陈哥表示,选址的劣势——消费人群依赖职校学生群体过于严重,在这时就凸显出来了。


顾客减少只是一方面,陈哥表示,最要命的是他的代理越来越不靠谱“以前拿货啥子的都还好,基本上多少都有,但现在稍微卖得好的点的口味几乎没得货,常年断货,他狗X的把货都给自己店了”


作为品牌方和门店之间桥梁的省市代理,现在正在被越来越多店主吐槽不可靠,而陈哥只是这芸芸店主中的一个罢了。一位珠海的店主也向格物表示,自己的店就是被“代理瞎搞”搞垮的,“他妈的自己开明星店乱价卖,怪味什么的就配给我们”!


一位汉中的店主更是对我们直言:品牌方在店主心中的信任度之所以会打折扣,各级代理至少有五成责任。


“现在生意全靠老买主撑到,也就够个水电房租,根本不挣钱”,陈哥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在县城卖电子烟:为了给门店续命,我晚上去卖烧烤-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为了维持门店继续经营,陈哥表示自己和小舅子跟一个亲戚的农家乐合伙,承包了农家乐的烧烤。自己每天下午五点去农家乐烤串,烤到12点回去睡觉,门店的生意由妻子管到9点关门。


“烧烤这个就属于外快嘛,我白天多休息下,店里清汤寡水的我老婆应付得了,主要是挣钱养娃娃”“大家都不容易,但还是要踏实,我不想搞贩子那些东西”陈哥表示,重新做回老本行,还是因为家庭的重担。


谈到坚持开店的原因,陈哥表示,自己认为电子烟无论是品牌方还是整个行业,很快会引来被规范化的一天,“厂家不好好整就只有死路一条,行业嘛,这个看上头风向就晓得,你懂的撒”,“行业规范了,就跑得快了,我还是想观望观望’。


格物始终坚信一个原则,不在一线观察过是没有发言权的,门店的生态环境,是行业生态最具象化的体现。作为行业最一线的守望者,店主们是最能感受到行业冷热变化的。


像陈哥一样选择坚守的店主大有人在,但坚持不住退出行业的也不在少数。陈哥的故事,只是千万电子烟从业者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