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3月22日公布的与另类吸烟产品(以下简称电子烟)转运有关的《2023年进出口(修订)条例草案》立法建议,有关条例草案将于新设的监管制度下,恢复由内地经香港国际机场转运电子烟至海外市场,该条例草案将于3月29日提交立法会审议。


同时新闻公报还强调,政府会订立一套由香港海关负责管理、监督和执法的新监管制度,以加强对联运转运电子烟的监管,从而减低电子烟在香港联运转运过程中流入本地市场的风险。

中国香港有望恢复电子烟海空和陆空方式的联运转运,条例草案于周五提交审议-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香港物流发展局通过随后的新闻公报中对这一立法修订表示支持,香港物流发展局发言人称:“成员十分支持政府保障公众健康的工作。不过,鉴于另类吸烟产品的转运对香港的物流业以至空运业的重要性,成员认为尽快恢复另类吸烟产品的转运同样重要。”

中国香港有望恢复电子烟海空和陆空方式的联运转运,条例草案于周五提交审议-格物消费-国内外电子烟资讯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2021 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于2022年4月30日全面生效,禁止以任何形式(陆运、海运)从内地将电子烟运入香港,再由香港空运出口。


在正式禁止电子烟转运之后,大量出口的需求分散到了其他机场,除深圳机场之外,还有大量电子烟出口分散流向了广州、上海、武汉、北京等城市机场。而其中中国广州,以及韩国机场由于在航线、成本上的优势,有着明显的增长。


实际上,去年11月28日上午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经济事务委员会会议上,就针对“转运电子烟管制”进行了讨论。当时,香港运输及物流局就计划在2023年年初,向立法会提交有关电子烟转运法例的修订建议,放宽电子烟的转运。


在11月的这次会议上,运输及物流局指出:香港国际机场去年共处理500万吨货运量,但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陆路跨境交通持续受阻,加上疫情影响,去年5月至10月的平均航空货运量,与前年同期相比显著下跌18%,其指出其中一个原因是失去来自内地的电子烟转运业务。


当时,一位议员对其中原因进行了分析——失去电子烟转运业务对其他货运业务也产生了影响。他指出:业内称电子烟为“重货”(体积小、重量大的货物),在货运中通常会配以其他“轻货”(即体积大、重量轻;例如衣服)进行运送,以最大化运输效率;但由于现在不能运“重货”,连带着失去了部分其他货运。


据物流行业估计,全香港有约470家货运代理公司从事电子烟转运业务,占到了货运代理公司总数的三分之一,每年处理相关货物转运量近33万吨。电子烟转运被禁止后,影响颇为深远。


一直以来放开转运都伴随着各方阻力,比如香港大埔区家长教师会联会会长何主平曾撰文,担忧放开电子烟转运会导致电子烟落地香港进入黑市流通;有经济学家则警告称,如果香港特别行政区背弃了遏制烟草使用的承诺,并削弱了对公共卫生的促进,此举将损害相关部门信誉。


该立法建议是否能被最终通过,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